大地如块

 

唐晓峰 北京大学历史地理研究中心教授 

现在,说“大块文章”,是形容作家或学者写出的长篇巨制(大作)。而“大块文章”本来是指地理。李白《春夜宴诸从弟桃李园序》:“况阳春召我以烟景,大块假我以文章”。这恐怕是“大块文章”最具代表性的说法。“大块”,即大地。“文章”,指错综的色彩花纹,“大块文章”,当然就是大地上的斑斓景观。

中国古代文人把大地称为“大块”是一个传统,早可见于《庄子•内篇•齐物论》:“夫大块噫气,其名为风”。清末学者俞樾解释《庄子》的这段话时说:“樾谨按大块者地也,……盖即中庸所谓一撮土之多者,积而至于广大,则成地矣。故以地为大块也。”《庄子•内篇•大宗师》又说:“夫大块载我以形,劳我以生,佚我以老,息我以死。”在这里“大块”还是指大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