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直三峡

这些三峡的影像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都是无人机从空中用几乎垂直的视角拍摄的。这些影像展示了三峡过去不曾呈现的美感。这种美感可以称为:“垂直之美。”就是从垂直的角度看到的美。这些图片来自重庆摄影人王正坤,是他近十年持续不断去三峡拍摄的成果。这些图片将把欣赏三峡的历史带入一个“空中三峡”的时代。 

 

西陵峡
造物主推开了一扇云窗,只有用无人机才能捕捉到云窗下的三峡垂直之美
三峡云雾的美名由来已久,或许你见过摄影师镜头中的三峡云起云落、云卷云舒,但你见过三峡的云窗吗?无论在民航客机上还是在直升机上,都难以捕捉到这样的画面,因为它们的飞行高度过高、飞行条件受限,无人机恰恰弥补了这一短板。透过云窗,垂直望向西陵峡,我们看到了这样几种景象:一是水平如镜的江面,水体的颜色或蓝或绿,这是过去没有的;二是由于水库水面升降形成的无植被的消落带;还有一种景观就是水面上的航船,这些船许多都是色彩丰富的集装箱船。这些都是过去三峡上看不到的景象。 

瞿塘峡:空中三峡的时代来了

我们登上了白盐山,面对赤甲山。眼前的景色就是十元人民币背后的图案所刻画的夔门,但这夔门实在与钱无关,它与诗有关,这里是“诗歌之门”,这里是“诗与远方”。如果说在中国找一处自然景观做符号,象征“诗与远方”,我想应该是“夔门”。无法统计有多少诗人入得此门,留下了诗作,但是那些一流的文人墨客留下的诗作一直在流传。李白、杜甫、刘禹锡、白居易、苏轼、陆游等,都在此逗留,或者顺流而下,或者逆流而上——因此夔门应该称之为“诗门”。

 

我与重庆的两位摄影人王正坤、张锦前来到这里,时间是2019年3月27日。早晨6点我们从重庆出发,经过大约4个小时的车程,我们就来到了奉节。奉节古时称呼甚多,唐时曾称为夔州。我们来到奉节,并未停留,直接登上了夔门南侧的高山——白盐山,在此遥望长江北岸的赤甲山,这两座山相对构成了夔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