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线之下

交通发展改变着世界的格局,也拓展着人类的眼界。特别是飞机的出现,不仅极大地加快了人类游历世界的速度,也刷新了人类观察世界的维度。不必非要乘坐基本只有职业摄影师才有机会搭乘的直升机或固定翼飞机,也不必依赖飞行高度只有500米左右的无人机航拍器,仅仅是通过搭乘民航客机,我们普通人就可以像本文作者那样从一个全新的角度欣赏大地,完成自己的“航拍中国”。

 

 

9月金秋,搭乘从嘉峪关飞往北京的航班,飞机起飞不久后连绵的祁连山北脉就会出现在机翼下方。远处的山巅上覆盖着皑皑积雪,近景的山前冲积扇上流水的脉络清晰可辨,冲积扇前是一片红层丘陵,丘陵之下是西北地区典型的干旱荒漠,其上还隐约有人工开垦的良田。白色的雪、青黛色的山、红色的地层、的荒漠,共同构成了一幅绚烂的画面。
航线 ⇨ 嘉峪关—北京
时间 ⇨ 起飞后约5—10分钟
方向 ⇨ 左侧
高度 ⇨ 7000米爬升中
焦距 ⇨ 24毫米 

当我们把民航飞机视作观景台

从步行、骑马、“洋车”、汽车,再到高铁、飞机,交通发展改变着世界的格局,也拓展着人类的眼界。在古代,闭塞的交通限制了人类的活动区域,彼时,人们赏景推崇“精致”,希冀把高山流水浓缩于方寸之间,于是就有了园林中的远近层次、辗转腾挪;至近代,汽车、火车的普及,让人类可以更自由地奔向远方,在地表空间上大大拓展了人类的活动范围;到今天,飞机的诞生与发展不仅极大地增加了人类“游历世界”的速度,更刷新了人类“观察世界”的维度,人们已经不再满足于站在地面上去认识熟知的世界,还开始追求从高空俯瞰地球的新视角。

 

 

我国境内的航班一般都是沿航点大致呈直线飞行,例如,北京—成都航班,其主要航点为太原、西安,连接这4座城市,你就能画出大致航线。把航线叠加在Google地图上对照,对沿线有哪些景观就能有个初步了解。当然,用这种方式画出的航线与实际可能稍有出入,你还可以在一些查询航班历史航线的网站上、App上,找出更精准的航线。但飞行中,天气、临时空中交通管制等因素也可能导致实际飞行的航线与理论航线有所差异。在飞机上观景,需要做充分的准备,也需要缘分。 

 

换个高度,寻找不一样的世界
民航飞机绝大多数飞行高度都在8000—11000米之间,但少数距离较短的航线飞行高度会降低,例如北京—大同航线,直线距离不到300公里,飞行高度仅为4000—5000米,距离更短的航线飞机飞行高度可能会更低,但一般也不会低于3000米。从高空俯瞰地面,你会获得与平日里完全不同的观感。照片中展示的是西北起于八达岭长城、东南止于北京昌平区南口的太行山关沟段。在画面中可见长城蜿蜒在山巅、高速路穿行在谷底、京张铁路盘旋在山间……居庸关何等重要?八达岭高速为何经常堵车?京张高铁施工难度有多大?这些在地面上想不明白的问题,在天上的一眼间就看得清晰透彻。
航线 ⇨ 北京—西安
时间 ⇨ 起飞后约3—5分钟
方向 ⇨ 右侧
高度 ⇨ 3000米左右
焦距 ⇨ 33毫米 

最开始,是一些职业摄影师、记者搭乘直升机或固定翼飞机,在执行职务任务时进行的一些针对性空中拍摄。大约从5年前起,少数著名景点逐步开放了直升机或小型固定翼飞机的观光服务,其费用每小时动辄3000元人民币起,而在更多的地方想要租飞机观光拍照,即便有钱,都找不到租飞机的门路。近年来,无人机航拍器开始越来越多地受到大众欢迎,要是你外出旅游时在微信朋友圈晒出几张无人机航拍片,一下子就比别人“高”出一截。但是,绝大多数无人机的航拍高度仅500多米,垂直向下视角的对角线长度仅约900米——拍摄中小型人文景观基本够用,但想要拍摄浩瀚磅礴的山川、河流、城市全景,就鞭长莫及了。那么,对你我这样的普通人而言,该如何实现从更高的高度、以更大的视野俯瞰华夏大地的愿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