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笑传奇地理大师谭其骧不是咸鱼也能翻身

p>我叫谭其骧,是一名历史学家和历史地理学家。我出生于1911年,是浙江嘉兴人,字季龙。1930年我毕业于上海大学历史系,并于同年进入北平燕京大学研究院跟随顾颉刚学习。1932年,我获得了硕士学位。随后,我在辅仁大学、燕京大学、北京大学、清华大学担任教职。1950年起,我开始在复旦大学担任教授、历史系主任和中国历史地理研究所所长。1981年,我荣幸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

 

由我主编的《中国历史地图集》是一项非常重要的成果。这个项目始于1955年,重编改绘了杨守敬的《历代舆地图》。初稿于1974年完成,修订于1980年开始,最终在1988年全部出版。这是我们国家历史地理学的一项最为重要的贡献,也是我的重大成就。

我写了一本空前的巨著,《中国历史地图集》。这部作品共包括8卷、20个图组和304幅地图,涵盖了清代以前的全部县级及以上行政单位、主要居民点、部族名称以及河流、湖泊、山脉、山峰、运河、长城、关隘、海洋、岛屿等约7万余个地名。除中原王朝外,还包括了历史中国范围内各民族所建立的政权和活动区域。本图集主要以历史文献资料为主要依据,同时吸取了已发表的考古学、地理学、民族学等相关学科的成果。以其内容之完备、考订之精审、绘制之准确赢得了国内外学术界的高度评价,被公认为同类地图集中最优秀的一种。

我在编绘《图集》的过程中,确定了历史上中国的范围,充分反映了各民族共同创造历史的事实。这部作品不仅显示了汉族的主体地位和主导作用,也肯定了其他少数民族在中国历史上的地位和重要作用。

我深刻认识到少数民族对于边疆扩张和巩固的重要功绩。同时,我提醒大家,统一逐步扩大、巩固,而开发也逐步深入、稳定,这是一个基本的趋向。《图集》所确定的关于历史中国、中原王朝、边疆政权、非汉族政权、地方政权、自治区之间关系的原则,对于中国史、民族史、中外关系史、中国历史政区地理等学科的研究都具有指导意义。

在1982年至我逝世期间,我主持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历史地图集》的编绘工作。这将是一部包括历史人文和自然两个方面,十多个专题图组上千幅地图的巨型地图集,预计会在近年出版。

我深入研究传统的文献研究方法,并结合现代科学理论和手段,开辟了历史地理研究的新途径,解析了中国历史上的地理变革,这为中国历史地理学的研究做出了杰出的贡献。

我解决了许多重要的理论和实际问题。我的历史地理探索是从沿革地理开始的。在我早期的论文中,关于地理沿革的研究占了很大的比重,其中有对历代地理志的校订和增补,也有专题考证。这些论文如《秦郡新考》、《秦郡界址考》、《新莽职方考》、《〈汉书•地理志〉选释》等,在学术界被视为定论或本学科的理论基础。

我的《永嘉丧乱后之民族迁徒》于1930年代问世,首次运用地名学方法,对这次重大移民作了定量分析。《湖南人由来考》则从族谱的统计分析入手,考证移民的来源、迁移时间和过程。这两篇论文都在移民史研究中具有经典地位。

我的论文如《近代湖南人中之蛮族血统》、《播州杨保考》、《羯考》等,都纠正了长期流行的错误。我还致力于古代地理遗产的整理和发掘,但也坚持客观地评价前人的成就。我的《论丁文江所谓徐霞客在地理上之新发现》、《论五藏山经的地域范围》等论文,就是这方面的代表作。

自1950年代以后,我把研究重点转向了黄河变迁史、上海的成陆和发展史,以及长江、海河等水系的形成和变化。我在一篇名为《何以黄河在东汉以后会出现长期安流的局面》的论文中提出了与前人不同的结论,即以畜牧业为主的民族迁入中游地区和人口锐减致使农垦区缩小,从而客观上减少了水土流失量,这是黄河长期安流的决定因素。此外,我还发现了一个人们不知道的古老黄河故道,从而证实了西汉以前黄河下游的改道曾十分频繁。

我通过多篇论文对上海的成陆过程、得名和年代进行了深入研究,其中大多数已被学界公认为定论。我还对古籍中云梦和云梦泽的含义和范围、洞庭湖的变迁、鄱阳湖的形成等专题进行了研究,这些研究成果已被自然科学家用技术手段的考察所证实。

我的1982年前的主要论文编入了《长水集》(上、下册)。

我的主要论文被编入了《长水集》(人民出版社,1987年),之后的论文则编入了《长水集续编》(人民出版社,1994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