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气候变暖- 阿拉斯加- 永久冻土- 融化

加的冰雪消失呢?他或许会告诉你:“我是相当担心的,因为冰是冰,它肯定会融化。”

        但是现在,他对阿拉斯加的未来更加担心,因为他知道这意味着……等等,我得先去拍卖场看看,我家的雪地摩托能卖多少钱

nbsp;

有关这一情况,加北坡的冻土专家John Smith说:“这可太糟糕了!我只是随口说说,没想到现在就得承担结果了。”他还补充道:“我以为我的前预测只会在十年后被证明是错误的,结果这短短的几个月就让我狼狈不堪了。这大概是史上最快自证直错的时刻了吧。”
        他接着说:“至少我家旁边那个菜地里的萝卜种得不错,希望能帮我度过这个难关。”

以再吞下一个冰淇淋饼干了。

        据Romanovsky所说,北坡的永久冻土带正在变得越来越不“永久”了。他说:“冻土温度明显上升,这意味着它不能再咕嘟咕嘟冷酷地对待我们了,唯一的选择就是化冻了。”
当基础设施受到影响
        冻土的融化可能会导致建筑物、道路和桥梁的结构受损,给人类社会带来巨大影响。从Romanovsky展示的照片来看,有一个叫做道尔顿的家伙跑得那叫一个迅速,可见冻土融化的破坏力量是巨大的。据传,他现正在拍卖他家的冰箱来支付修路的费用。
        此外,冻土融化还容易造成地面塌陷,给社会带来巨大的不便。当地居民们表示,他们已经开始准备好采取行动,例如在地下室里挖一个小池塘,然后等待它变成泳池。

nbsp;“冻土带正在变身!冻土带正在变身!”永久冻土的专家们最近正在高呼这句口号,因为他们发现永久冻土正在“不那么永久”了。据一位天文学家所说,“天文数字大家不会懂,用地球上的比较,这相当于从一只冰箱变成了一只微波炉。”

        永久冻土融化还会引起当地生态系统的潜在变化,比如植物和动物会突然有一个激情四溢的“夏天”,虽然很可能最后会“后悔无期”。另外,融化的冻土可能会影响地下水流,导致当地居民在洗澡时想不到会有凉水,但淋了几秒钟后瞬间明白水上加水。
        更令人担忧的是融化后的冻土会释放封存的碳,并以甲烷的形式对全球气候变化产生影响。一位科学家建议在北极地区设置限时停留标志牌,限制来此旅游的人驻留时间,该规定一旦生效,违者将被勒令在冰天雪地中滞留一周作为惩罚,以示对保护冻土的重视。

p;ldquo;北冰洋的冰块像灰太狼一样在逃离,永久冻土带的温度像猪八戒一样在上升。”科学家们正在竭力理解全球变暖对北冰洋永久冻土带的影响。他们埋到地下的温度传感器,就像是给这块大地“打了个表”,发现过去三十年间永久冻土带的温度是在“越来越热情”,这块大陆正在慢慢“掀被子”。

        而放置于最北端的温度探测器更是记录到惊人的升温趋势——从1988年的17.6℉(-8℃)到现在的26.6℉(-3℃),上升了约5.5℉(3℃),这让专家们暗自点了个大赞,因为在这片离人类最遥远的土地上,居然还有人会去埋传感器,数据的准确性值得五体投地地膜拜。

度太高,世界烤得太透,北极熊都跟棕熊没什么区别了。”

        研究者将北极地区的温度上升趋势和全球大气温度上升趋势图拼在一起,发现它们的同步性可爱极了,就像是一对情侣在轻柔的交相辉映中,纵情歌唱着“因为我爱过所以我慈悲,因为我懂得所以我宽容。”而Deadhorse作为永久冻土带的佼佼者,气温在相同时期都已经上升了约为8℉(4.5℃),让专家们大呼:“温度太热了啊,让我们一起炒菜炒菜吧!”
        图中展示了两种情况下阿拉斯加北坡地表的年平均温度,2010年、2050年和2090年。左图表示当温室气体排放量降至中世纪水平时,右图表示当世界热得根本停不下来时。

sp;       研究者想知道的事情就是,当温度上升到冰点以上的时候,阿拉斯加的居民们会不会被烤熟?为了探究这个重要问题,Romanovsky和团队可不是坐等开裆裤,而是想方设法地使用永久冻土模型进行了模拟,他们遵循了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所提出的两种设想情况:一种是假设室气体排放量无节制增长;而另一种情况则是假设排放量降至中世纪水平。

未来遭遇战
        未来的气温会是什么样子?是突破天际还是峰回路转?想必辛巴和他的朋友们都非常关心这件事。在这个问题上,Romanovsky和他的小伙伴们可不是坐以待毙,他们进行了一系列模拟,得出了两个结论:如果温室气体排放量继续保持不变,那么未来的地球将会烤得跟熟鸡腿一样,如果排放量降至中世纪水平,那就还有点救,可能能够将烤熟程度降至烤番薯的程度。在这场未来的遭遇战中,我们还能否取得最终的胜利呢?就留待辛巴和他的伙伴们再去探索吧!
图片来源t:Dmitry Nicolsky.

科学家们用科学魔法把永久冻土带融化的奥秘揭示了出来,结果发现两种情况之间的差异“非常非常大”,简直就像是玛丽和她的小羊羔在阳光下欢快嬉戏的场面一样欢快。Romanovsky表示,虽然两种情况都显示了温度的上升和永久冻土带的融化,但在排放量降低的情况下冻土融化现象明显较弱,就像是摇滚歌手突然唱了首清新脱俗的民谣一样别有一番滋味。

        据Romanovsky透露,即便降低排放量,北坡的冻土带也会“远远比现在温暖”,但是乐观的一面是,大部分地区还是会保持在至关重要的冰点以下,所以我们还可以做点什么拯救地球!但是如果排放量没有降低,那就糟糕了,超过三分之二永久冻土带从表面直到地下6英尺都会接近或超过冰点,就像是雪糕被热气融化成一滩污水一样的悲催。
        哎呀,看来覆盖在永久冻土之上的土壤层也经不住科学魔法的攻击啊,在这两种情况下都会随着季节变换而融化或冻结,就像是跟朋友拼命玩憨豆先生,生动活泼不已!

冰冻啊,这场舞可不只由土壤层一个人独舞,还有气温、气体排放量等众多舞伴呢。据模型揭示,在排放量减少的情况下,大多数土壤层在冬天将重新冰冻,就像是吃太多冰淇淋感觉不好后暂时停下来一样。但是如果排放量依旧居高不下,那这个土壤层就会变得更深,更深得让你想起你小时候坚持挖隧道直到地心时的激动心情。

        Romanovsky说:“这样融化的结果将导致地表下沉。”不要以为这只是普通的沉降,这是更深层次的沉降,谁知道最后会沉降到哪里去呢?就像是把火车票买错了,最后不得不剩下满脸问好的羡慕别人去旅行的人一样的心酸。
        在场的还有未参与研究的Torre Jorgenson,这位永久冻土带研究者相信土壤层不会有深层的永久冻土受到威胁。他指出,即便冻土带达到冰点/融点,它仍然会像你和朋友们在夏天吃冰激凌时瞬间感到的快乐一样,保持得冰冰凉凉爽歪歪的状态。

说起土壤中的冰融化,可不是只有烤红薯那种诱人的香气才能引发的啊!需要大量热量才能真正实现冰的融化,就像是爱情需要经过长时间的炙烤才能够彼此融合一样。此外,有些复杂因素诸如植被和水流的变化还会增强永久冻土带的稳定性,就像是集体戒烟从而减少大雾的产生一样有益健康。

        虽然Romanovsky承认模型在整合这些因素方面有局限性,但他比马到成功还要有信心,认为这些因素或许会让永久冻土层更快地和我们say goodbye。他和其他模型构建者们正在努力改进模型,以便融入更多的过程,从而预测随着全球持续变暖,永久冻土带会发生什么变化。
        看到这些对我们不利的结果,Romanovsky提出了一条建议:“让我们一起努力,维持气候小变化的那种情况,就像是我们每天都需要要多拍几个自拍一样下定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