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族皇后走下神坛

金花茶在茶族封“后”充分体现了植物学家的审美境界:它既有表面的奇姿艳质,又有内在的冰清玉洁。它的高贵在于它的稀世罕有,更在于它的难以驯化。这篇报道讲述了园艺界对它的极度追捧,以及锲而不舍的“冒犯”——因为大量的人工繁育,而今的金花茶,已经从珍稀的观赏植物变身寻常百姓的“杯中饮”。
这就是世界园艺界曾经苦苦追寻的野生金花茶,山茶科山茶属金花茶组40余种植物中的“代表”。它的数量最多,分布相对较广,因为观赏价值较高,现已广泛人工栽培,甚至进入寒冷地区的温室。但一次次杂交试验表明,它的基因是隐性的,很难“克隆”。此图摄于广西防城港市十万大山东南麓。

5年前的初冬,爱鸟的朋友带我去看灰鹤。清晨,我们从广西防城港口往北行大约50公里,再沿着布满青苔的溪谷上溯。当灰鹤离开,大树巢下我们开始享受带来的简餐。几缕阳光穿透浓阴,照亮了两朵半个鸡蛋大小的、紧紧依偎在一起的金花朵,蜡质的花瓣若透非透,就像一对儿金光灿然的挂灯,在幽暗的林子里散发着光华。我诧异地指着那花,朋友抬头一望:“哦!金花茶开了!”

那是我第一次看见盛开的野生金花茶。一直以为隐匿万山深处的传奇花朵,原来也是可以偶遇的。我忽然觉得幸运,因为,这样的相遇曾是许多植物学家的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