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生不息的莫雷诺冰川

南美洲靠近南极的地方,有一条势如破竹般生长的冰川。站在观景台上,你能看到冰川末端在眼前轰然崩塌,听到冰川内部因挤压断裂而发出的响动,亲身见证冰川的流动性。它就是莫雷诺冰川。在全球冰川萎缩的大趋势下,这条海拔仅200米、日进30厘米的成长型冰川,成为了“冰川时代”的活标本。
从空中俯瞰,莫雷诺冰川、阿根廷湖与麦哲伦半岛—冰、水与陆—构成了一个精致的平衡:莫雷诺冰川总是想要拥抱麦哲伦半岛,阿根廷湖则在其中“搞破坏”,从而这三者之间形成了一种紧张而亲密的关系。摄影/Joseph Sohm/c
在莫雷诺冰川的脚下、冰川徒步营地中,领队会为每一位即将登上冰川的人讲解巴塔哥尼亚冰原、莫雷诺冰川和阿根廷湖的基本信息。
由于安第斯山脉拦住了从太平洋上空吹来的大部分水汽,所以在阿根廷一侧显现出干旱荒凉。接近阿根廷湖的山麓,因湖面上空的湿润而造就了一片亚寒带针叶林,莫雷诺冰川伸入到林侧,密林、冰舌、湖水以及散落到湖里的冰川冰形成了一幅动态的画面。摄影/David H. Collier
从北半球的冬季出来旅行的人,对南半球的夏季不太自信,
其实即便是在冰川上行走,也大可不必把自己裹成“粽子”。
上莫雷诺冰川所需的装备很简单:在自己穿来的鞋上绑一双钉鞋底,
再戴一双手套就可以了。

我在南半球的一个夏季里,踏上了南美洲阿根廷国土南端的那条“嘎隆隆”作响的冰川。

抵达阿根廷圣克鲁斯省卡拉法特镇(Calafate)的那个傍晚,火烧云把阿根廷湖(Lake Argentino)的湖水映得无比明媚,湖面平展展地铺在小镇的一侧,湖对岸的天际线被尖耸起伏的山峦占据着,空气清冽,巨石、岩石碎屑随处可见。这样的场景让我想起了我国青海、或新疆的某些地方——在中国,这种荒芜的、青灰色的、有着古冰川削切痕迹的山峦,往往是高原、干旱和缺氧地带的象征。